書法漫遊

 

【石刻文字不可學】

 

智永和尚臨寫八百多本千字文,只留下兩本。

◆ 其一:日本遣唐使帶回日本的墨跡本,可能是真跡。

◆ 其二:北宋薛嗣昌刻本,原石存於西安碑林博物館。

 

南陳 / 隋•智永•真草千字文(日本墨跡本)•【放大請點選】

 

南陳 / 隋•智永•真草千字文(北宋薛嗣昌刻本)•【放大請點選】

 

刻本經摹勒上石、拓印之過程,筆鋒細微難免失真,而且即使是最善刻本,也無法呈現筆畫使轉墨色。

米芾云:「石刻不可學,但自書使人刻之,已非己書也,故必須真跡觀之,乃得趣。」

 

南陳 / 隋•智永•真草千字文•【放大請點選】

 

不過,一般古人沒機會見到真跡,也沒照相製版之術,練功書法還得靠刻本。

◆ 白底黑字:日本遣唐使帶回日本的墨跡本,可能是真跡。

◆ 黑底白字:北宋薛嗣昌刻本,原石存於西安碑林博物館。

 

南陳 / 隋•智永•真草千字文•【放大請點選】

 

趙孟頫的蘭亭十三跋提到「刻本」字帖:

昔人得古刻數行,專心而學之,便可名世。況蘭亭是右軍得意書,學之不已,何患不過人耶

有人得到幾行好的古代「刻本」字帖,專心學習,便可名顯於世。何況蘭亭帖是右軍(王羲之)的得意作品,只要用功臨寫,持續學習,何必擔心字寫不好?

蘭亭帖當宋未度南時,士大夫人人有之。石刻既亡,江左好事者,往往家刻一石,無慮數十百本,而真贗始難別矣。

宋室南渡之前,幾乎每個士大夫都有「刻本」的蘭亭帖。宋室南渡之後,定武原石丟失,江左許多人把蘭亭帖翻刻在自己家裡,從此蘭亭帖有數十百種版本,有好有壞,真真假假,難以辨別了。

大凡石刻,雖一石而墨本輒不同。蓋紙有厚薄、麁細、燥濕,墨有濃淡。用墨有輕重,而刻之肥瘦明暗隨之,故蘭亭難辨。

「刻本」的字帖,雖然同出一石,彼此之間還是有差別。這是因為紙的厚薄、粗細、燥濕不同,墨的濃淡不同。加上拓印的力度輕重不一,影響到筆畫肥瘦、墨色明暗,使得蘭亭帖的好壞、真假難以辨別。

 

元•趙孟頫•蘭亭十三跋•【放大請點選】

 

蘭亭十三跋是趙孟頫在元武宗至大三年(1310 年)題寫的十三篇蘭亭序跋文,真跡遭遇祝融,殘卷流落日本。所幸明末馮銓收錄於「快雪堂法帖」,有刻本傳世

 

元•趙孟頫•蘭亭十三跋•【放大請點選】

 

練功書法,首選真跡。一般古人見不到真跡,慎選刻本。今人因有照相製版之術,選擇比古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