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遊

 

【北朝刻石魏碑體】

 

左:北涼「大智度論」,真跡紙本。

右:經影像處理,模仿從石面拓印下來的刻本。

 

五胡十六國(北涼)•大智度論

五胡十六國(北涼)•大智度論

 

左:北涼「大智度論」,原跡寫在紙上,點畫間雖有銳利,但無刀痕。

右:北魏「魏靈藏造像記」,原跡刻在岩壁,起筆、收筆、轉折多有銳利刀痕。

 

北涼•大智度論

 北魏•魏靈藏造像記

 

左:北魏「華嚴經」,真跡紙本。

右:經影像處理,模仿從石面拓印下來的刻本。

 

北魏•華嚴經

北魏•華嚴經

 

左:北魏「華嚴經」,原跡寫在紙上,方筆多、圓筆少,無刀痕。

右:北魏「元緒墓誌」,原跡刻於石版,起筆、收筆、轉折可見刀痕。

 

北魏•華嚴經

北魏•元緒墓誌

 

左:西域高昌國「譬喻經」,真跡紙本。

右:經影像處理,模仿從石面拓印下來的刻本。

 

西域高昌國•譬喻經

西域高昌國•譬喻經

 

左:西域高昌國「譬喻經」,原跡寫在紙上,筆畫有方有圓,無刀痕。

右:南朝「爨龍顏碑」,原跡刻於石版,斑駁之故,刀痕相對不明顯。

 

西域高昌國•譬喻經

南朝•爨龍顏碑

 

綜合前例,寫經生(經比丘)寫在紙上的佛經不見刀痕。

 

 

至於造像題記、墓誌、碑版,在刻石過程中,多多少少留下了刀痕。

 

 

494 年,北魏遷都洛陽,深度漢化,此時南朝禁碑,北朝刻石之風盛行。

北魏及後來的東魏、西魏、北齊、北周所刻造像題記(如牛橛造像記、元詳造像記、賀蘭汗造像記)、碑版(如張猛龍碑、高貞碑、敬史君碑)、摩崖(如石門銘、鄭文公碑、泰山金剛經)、墓誌(如元緒墓誌、元演墓誌、刁遵墓誌、張玄墓誌、高湛墓誌),通稱「魏碑」。

 

牛橛造像記刻於龍門石窟開鑿的第一年(495 年),字體是魏碑初期的龍門體

 

北魏•牛橛造像記•【放大請點選】

 

元詳造像記刻於 498 年,比牛橛造像記晚三年,刀痕少了一些。

 

北魏•元詳造像記•【放大請點選】

 

賀蘭汗造像記刻於 502 年,刻石業者直接操刀於岩壁嗎?筆畫中有許多稜角是毛筆寫不出來的。

 

北魏•賀蘭汗造像記•【放大請點選】

 

法生造像記刻於 503 年,多數筆畫可用毛筆寫出來,刀痕比元詳造像記又更少一些。

 

北魏•法生造像記•【放大請點選】

 

這是立於山東孔廟的張猛龍碑,522 年刻,方式結體、變化多端,堪稱「魏碑方筆之最」。

 

北魏•張猛龍碑(含碑額)•【放大請點選】

 

北魏•張猛龍碑•【放大請點選】

 

這是山東省德縣出土的高貞碑,523 年刻,字形方正、筆畫峻峭,魏碑「刻石字體」之佼佼者。

 

北魏•高貞碑(含碑額)•【放大請點選】

 

北魏•高貞碑•【放大請點選】

 

這是河南省長葛市出土的敬史君碑,540 年刻,碑額有釋迦牟尼佛造像,又名「禪靜寺造像碑」。

敬史君碑比法生造像記晚三十七年,刻痕固然有之,更多的是筆畫之間的圓潤,接近毛筆自然書跡。

 

東魏•敬史君碑(含碑額)•【放大請點選】

 

東魏•敬史君碑•【放大請點選】

 

「門」者,洞,隧道也。石門銘之「門」在褒斜谷口,銘文刻於谷口岩壁,509 年刻。

石門銘的字體飛揚飄逸、疏宕不拘,為後世書家所重。書寫者王遠,正史無相關記載。

 

北魏•石門銘•【放大請點選】

 

張猛龍碑的碑文刻於石版,鄭文公碑的碑文刻於雲峰山岩壁,511 年刻。

鄭文公碑寬博舒展、律動自然,為「魏碑圓筆之尊」。書寫者鄭道昭,北魏第一書家。

 

北魏•鄭文公碑•【放大請點選】

 

石門銘、鄭文公碑、泰山金剛經是魏碑三大摩崖刻石,石門銘刻於褒斜谷口岩壁,鄭文公碑刻於雲峰山岩壁,泰山金剛經刻於泰山經石峪山腹斜坡之上

泰山金剛經筆勢圓渾、半隸半楷,字大尺餘近二尺,被尊為「大字、榜書之宗」。

 

北齊•泰山金剛經•【放大請點選】

 

這是埋於北魏樂安王元緒墓中的墓誌,508 年刻,結體多有變化,與張猛龍碑相近。

 

北魏•元緒墓誌•【放大請點選】

 

這是埋於北魏涼州刺使元演墓中的墓誌,513 年刻,字體約同元緒墓誌,但刀痕少一些。

 

北魏•元演墓誌•【放大請點選】

 

這是埋於北魏雒州刺使刁遵墓中的墓誌,517 年刻,刀痕不很明顯,筆畫亦方亦圓,魏碑墓誌名品。

 

北魏•刁遵墓誌•【放大請點選】

 

這是埋於北魏南陽太守張玄墓中的墓誌,531 年刻,字形略扁,遒厚精古,魏碑墓誌名品。

 

北魏•張玄墓誌•【放大請點選】

 

這是埋於東魏輔國將軍高湛墓中的墓誌,539 年刻,與張玄墓誌敬史君碑同屬魏碑成熟期楷書名品。

 

東魏•高湛墓誌•【放大請點選】

 

北朝(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的「刻石字體」,少數使用隸書,多數使用「隸書→ 楷書」轉換過程中的過渡字體。

北朝的「刻石字體」以刀痕明顯的「龍門體」為代表,之後越來越接近南朝楷書,通稱「魏碑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