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遊

 

【一觴一詠敘幽情】

 

乾隆皇帝喜歡的三希帖 - 快雪時晴帖、中秋帖、伯遠帖,出自東晉王氏家族。

 

唐太宗獨尊王羲之,最愛王羲之行書蘭亭序、楷書樂毅論。

 

晉•王羲之•蘭亭序(馮承素神龍本)•【放大請點選】

 

晉•王羲之•樂毅論•【放大請點選】

 

蘭亭序是王羲之手寫真跡,樂毅論是石刻,均隨唐太宗殉葬昭陵。

 

晉穆帝永和九年(353 年)三月初,東晉名仕相約在蘭亭祈求平安,飲酒賦詩。

與會四十餘人,得詩三十七首,合為蘭亭詩集。下面是王羲之、謝安的四言詩、五言詩:

◆ 王:代謝鱗次  忽焉以周  欣此暮春  和氣載柔  詠彼舞雩  異代同流  乃携齊好  散懷一丘

◆ 謝:伊昔先子  有懷春遊  契慈玄執  寄教林丘  森森連嶺  茫茫原疇  逈霄乎摸  凝泉散流

◆ 王:仰眺望天際  俯盤綠水濱  寥朗無崖觀  寓物理自陳  大矣造化功  万殊莫不均  群籟雖参差  適我無非新

◆ 謝:相與欣嘉節  率尔同褰裳  薄雲羅陽景  微風翼輊航  淳醪陶玄府  兀若遊羲唐  万殊混一象  安復覺彭殤

 

唐•柳公權•蘭亭詩•【放大請點選】

 

王羲之為詩集寫序文 - 蘭亭序。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脩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

永和九年,癸丑三月初,相約於會稽山陰之蘭亭,舉行祈求平安的脩禊儀式。

與會賢達都來了,不論年少年長,齊聚於此。

 

唐•褚遂良•蘭亭序(2013/5/25 北埔)•【放大請點選】

 

此地有崇山峻領,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湍,暎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這裡有崇山峻嶺,茂密樹林與竹子。又有清流激湍,照映左右。

我們讓酒杯順著曲水漂流,酒杯停在哪裡?就由坐在那裡的人舉杯而飲。

雖然一旁沒有助興的絲竹管弦,可是每一杯酒,每一段吟詠,都足以愉快的抒發幽情。

 

元•趙孟頫•蘭亭序(2012/9/1 北埔)•【放大請點選】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這一天,天朗氣清,微風和煦。

仰觀宇宙之大,俯看萬物昌盛。像這樣目光無際、胸懷馳騁,達到了視聽之娛的最高境界,快樂啊!

 

民•于右任•蘭亭序(2012/11/3 北埔)•【放大請點選】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

人與人交往,低頭、抬頭之間,一生很快就過了。

即使如此,有人在一室之內,與朋友對談胸懷抱負。有人另有寄託,放縱自己,不受拘束。

雖然各有取捨,靜躁不同,但當遇順境,想要的得到了,就會很滿足,而不知自己將要老去。

 

唐•馮承素•蘭亭序(2012/12/15 北埔)•【放大請點選】

 

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俛仰之間以為陳迹,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脩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

等到開始厭倦人間事物,所思所想因而改變,感慨也就跟著來了。

先前所喜歡的,轉眼成為過往陳跡,這樣尚且引發感慨,更何況是人的壽命不論長短,終要面對死亡。

古人云:「死與生都是不可輕忽的大事。」想到這,怎能不痛啊!

 

唐•歐陽詢•蘭亭序(2012/5/19 北埔)•【放大請點選】

 

每攬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由(猶)今之視昔,悲夫!

每次看到古人感慨人生無常,當我亦有同感,總會對著那些文章嘆息悲傷,卻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原本就認為古人把死與生看成一樣是荒誕的,把長壽與短命也看成一樣更是胡言亂語。

唉!後人看我們,如同我們看古人,可悲啊!

 

明•文徵明•蘭亭序(2013/6/16 北埔)•【放大請點選】

 

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攬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所以我一一記下與會賢達,收錄他們的詩。即使不同世代有不同看法,但引人感懷的原因是一樣的。

後人面對死與生,所思所想跟這篇文章寫的應該一樣吧!

 

清高宗(乾隆皇帝)•蘭亭序•(2012/12/29 北埔)•【放大請點選】

 

蘭亭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脩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領,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湍,暎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俛仰之間以為陳迹,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脩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每攬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攬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永和九年,癸丑三月初,相約於會稽山陰之蘭亭,舉行祈求平安的脩禊儀式。

與會賢達都來了,不論年少年長,齊聚於此。

這裡有崇山峻嶺,茂密樹林與竹子。又有清流激湍,照映左右。

我們讓酒杯順著曲水漂流,酒杯停在哪裡?就由坐在那裡的人舉杯而飲。

雖然一旁沒有助興的絲竹管弦,可是每一杯酒,每一段吟詠,都足以愉快的抒發幽情。

這一天,天朗氣清,微風和煦。

仰觀宇宙之大,俯看萬物昌盛。像這樣目光無際、胸懷馳騁,達到了視聽之娛的最高境界,快樂啊!

人與人交往,低頭、抬頭之間,一生很快就過了。

即使如此,有人在一室之內,與朋友對談胸懷抱負。有人另有寄託,放縱自己,不受拘束。

雖然各有取捨,靜躁不同,但當遇順境,想要的得到了,就會很滿足,而不知自己將要老去。

等到開始厭倦人間事物,所思所想因而改變,感慨也就跟著來了。

先前所喜歡的,轉眼成為過往陳跡,這樣尚且引發感慨,更何況人的壽命不論長短,終要面對死亡。

古人云:「死與生都是不可輕忽的大事。」想到這,怎能不痛啊!

每次看到古人感慨人生無常,當我亦有同感,總會對著那些文章嘆息悲傷,卻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原本就認為古人把死與生看成一樣是荒誕的,把長壽與短命也看成一樣更是胡言亂語。

唉!後人看我們,如同我們看古人,可悲啊!

所以我一一記下與會賢達,收錄他們的詩。即使不同世代有不同看法,但引人感懷的原因是一樣的。

後人面對死與生,所思所想跟這篇文章寫的應該一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