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英咀華
紙本
縱 27公分 橫 85.5公分

「含英咀華」四字以楷書的形式表達,運筆的速度又是像行書一般不急不徐。特殊的是筆劃露出斑剝的痕跡,這在書法的術語埵酗@個相近的名詞:「壁坼」。意思是筆畫如泥牆自然坼裂的痕跡,沒有人工作為的習氣。刻在石碑上的書法,由於年代久遠,石面上受到風雨侵蝕,凹凸不平,用墨拓成白字黑紙,也常有斑駁的紋路,這種歲月留下的痕跡,稱作「石花」,往往有一股古老的趣味。本件書法就是這種觀念的運用。特意在紙下墊一張揉皺成凹凸不平的紙,當書寫時,因凸出處受墨成黑,凹陷無墨成白,一種天然的坼裂趣味就形成了。

 

嘉樂永寧
紙本
縱 58.4 公分 橫 41.2 公分

「嘉樂永寧」四字是篆字,作者說明是集「侯馬盟書」的文字書寫的。「侯馬盟書」寫於西元前五世紀戰國早期時代,它與出土之戰國竹簡文字,同為我國現存早期之直接用毛筆作篆書的實物資料,出土於山西省侯馬市戰國時期盟誓遺址,原件書寫盟辭於石策和玉策上,字體的起筆粗,收尾細,讓人感到勁利成熟,字的排列行間整齊,字間疏密自然。本幅雖寥寥四字,卻可看到這種特色。四個字的筆劃,尤其是前三字的最後一筆,明顯的是呈現枯絲平行。這種筆劃稱為「飛白」。相傳東漢靈帝(168∼189)時,修飾鴻都門,工匠用刷白粉的帶子刷字,蔡邕(133∼192)看到了,得到啟發,而作出「飛白書」。

 

行書七言聯
紙本
縱 135 公分 橫 33.7 公分

文辭是「文章自昔冰鏤琢;腸腹經年酒洗淘。」
  說的是寫文章向來就像是在冰上雕琢一般徒勞無益,長年飲酒,也如同淘洗腸腹般引人感嘆。
  行書的特色是寫來流暢便捷,既不像草書固然可以快速完成,卻也讓人不容易辨識,楷書容易辨認,卻是書寫費時。這幅書法寫得從容自在,書寫的過程,筆在紙上運轉,轉折之間,顯現有一股流利的氣息,筆畫的挺勁更令人體會到一股力量的存在。

 

八旬機趣
印石
縱 7.5 公分 橫 2.9 公分 高 8.1 公分

篆刻通常是以刀代筆,以石(或其它金屬植物等)代紙。雖說下刀如下筆,形成的趣味卻常有不同。篆刻的作品的幅度,通常不大,一兩寸已算不小,但在這方寸之間,如何安排,也如其它藝術的創作一樣費心思。「八旬機趣」四字,筆劃數,「八旬」少,「機趣」多,因此在豎長方的界限堙A「八旬」、「機」、「趣」各佔三分之一,而不是四字每字各佔四分之一的均勻安排,再看每一字的筆劃轉折,儘量多作圓滑的安排,有種勻稱流動之美。這可就是作者的用心處。